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核災陰影下的平常生活

with one comment

本文出處:Stunning Images Of The Thousands Of People Who Still Live Near Chernobyl And Fukushima

攝影記者羅巴特(Michael Forster Rothbart)花費兩年時間,深入烏克蘭車諾比與日本福島,記錄人們在核災陰暗下的生活,他表示,「對世人而言,車諾比與福島似乎很危險,但對當地居民而言,危險只是生活的現實」。

他在新書《你會留下嗎?》(Would You Stay?)裡寫道,「多數攝影記者扭曲車諾比的面貌,他們短暫停留,預期見到危險與絕望,於是鏡頭對準畸形兒童與廢棄建築,這種聳動手法忽略了更複雜的故事,關於居民迫遷後調適與求生的歷程」。

羅巴特希望在書中,呈現車諾比與福島附近居民生活的相對常態,當然其中不乏危險與絕望,包括不少癌症病患,車諾比週遭城鎮死氣沉沉、毫無生機,年輕人若有機會都選擇離開,許多居民較為年邁,與當地感情更深厚。福島核災近期才發生,居民更加茫然,不知還有沒有機會重返家園。

1986年核災事故後,政府以車諾比為圓心,劃定四層區域,「隔絕區」最靠近災害現場,理論上不該有任何居民,不過羅巴特表示,其中還有約400名自行定居者,各種走私、研究、農耕、觀光、入侵活動屢見不鮮。其他三個區域「建議撤離,但不強制」,共包括2293個村落及160萬民眾。

車諾比核電廠區內,仍有約3800名員工,「但沒什麼工作」,電廠另外三座反應爐於2000年停止發電,但工作人員在除役程序完成之前,依然得留守現場,且由於長期經費不足,進度已落後多時。

無論是在印度波帕、亞塞拜然、加拿大北極區,羅巴特均曾見過環境損害的後果,但他提到,車諾比與福島特殊之處在於污染是潛在威脅,沒有人確知會造成什麼影響:

羅巴特指出,「當住家被大水沖走,損害在眼前顯而易見,但曝露在輻射下的結果卻從來都不明顯,各種可能性都存在,比例是多少?危險性多高?多少會出現反應?」

事隔27年,車諾比週遭居民仍不確定風險高低,目前福島情況亦然,不過日本居民可查詢每日輻射量報告:

羅巴特認為,「我見到許多福島災民生活茫然,還是住在臨時組合屋裡,還想知道自己能否返家,還在等待似乎永遠不會到來的答案」。

廣告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十一月 3, 2013 於 09:55

張貼於社會書

一個回應

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.

  1. […] 編按:本文原文出處爲《Stunning Images Of The Thousands Of People Who Still Live Near Chernobyl And Fukushima》,由專業台灣譯者 錢佳緯 編譯(翻譯原始位址) […]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