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城市仕紳化起因

leave a comment »

本文出處:What is driving urban gentrification?

仕紳化風潮如今已蔓延至東歐前共產地區,在愛沙尼亞首都火車站旁,滿是於20世紀初興建的木屋,20年前,該國謀殺率之高,與今日墨西哥情況相仿,這些木屋是非法占居者與罪犯的天堂,如今當地民眾陸續買下這些舊屋,開設不少酒吧及咖啡館。既然仕紳化無論在愛沙尼亞、美國紐約或英國倫敦皆然,背後成因為何?

這可能是都市沒落的反作用力,在20世紀多數時間,由於郊區興起,富國城市人口不斷流失,通勤鐵路與汽車文化鼓勵富人離開市中心,遷居更巨大、更寬敞的郊區住宅,污染、犯罪率攀升、公立學校品質低落也是他們搬家的因素。不過近年來情況已改觀,西方世界多數城市如今都比30年前更乾淨、更安全、管理更完善,例如若對比紐約在1990年與2012年的謀殺案件數,已從2200起降至414起。社會變遷也開始重城市而輕郊區,愈來愈多年輕人自大學畢業後,選擇延後結婚生子的時間,因此相較於可放置跳床的大花園,他們更重視城市的活力。西方世界年輕人開車比例也遠低於20年前,故更希望住在大眾運輸系統便捷的區域。

經濟也是另一項因素,從五零年代至九零年代,西方世界各地城市一步步走向去工業化,大量貨櫃堆積在倫敦東區碼頭,以及紐約曼哈頓與布魯克林水岸;郊區高速公路啟用後,工廠可選擇從擁擠城市搬遷至郊區。但這個時代已幾近告終。如今成長最快速的產業包括金融、科技與商業服務,都需要企業、競爭者與客戶彼此為鄰,也成為都市經濟振興助力。倫敦市中心的Canary Wharf過去十年就業機會增加四倍,反觀Reading、Croydon等郊區就業集散地則開始萎縮。

上述因素都吸引富人重回市中心社區,藝術家、音樂家等文化人通常最早在貧困區落腳,後續則引來銀行家、廣告業高層、記者及大學講師,可能引發階級與種族關係緊張,在紐約及芝加哥等美國城市格外明顯:五零與六零年代,部分地區幾乎見不到任何白人,如今白人重回這些社區,房租也因此起漲。同樣情況也在倫敦發生,不少公共住宅重建後轉售給縉紳者,原有住民則搬至他處。這種現象真是壞事嗎?民眾若無力負擔租金漲價,不得不搬家,這當然是件壞事,但美國社會學家Jason Patch和John Joe Schlichtman也指出,不少大力抨擊仕紳化的人士本身也造成這股風潮,若只是高呼富人不該進入貧困區,顯得相當偽善,因為在他們眼中,貧民區也是一大問題。底特律等城市中心不見復甦跡象,當地貧民生活環境也未因此改善,故真正關鍵並非新居民與財富湧入市區,而是貧民在過程中並未受惠。

廣告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九月 25, 2013 於 16:18

張貼於社會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