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城市人口稠密之利

leave a comment »

文章出處:How Density Makes Us Safer During Natural Disasters

歷來面對種種天災人禍威脅,各國政府第一反應均為疏散民眾,例如美國於1956年制定的高速公路國防法,正是為了達到兩項目標:第一,若遭遇蘇聯核武攻擊,能盡速讓民眾離開人口密集的市中心;第二,建立高速公路與高架橋路網,方便運送洲際彈道飛彈。今日在氣候威脅之下,人口疏散或許是直覺反應,但人員擴散只會讓情況惡化,藉由政策鼓勵密集都會區發展,確實有助於降低氣候相關風險。

長期而言,我們已知都會居民人均能源用量低於郊區民眾,故提高人口密度有助改善氣候風險,但縱然以短期而論,城市也更具韌性,美國歷經颶風珊蒂後,相較於低人口密度區,高密度區擁有地下電力與大眾運輸等中央系統,復原速度普遍較快。災後不少都會地區幾乎不到一星期便恢復運作,反觀人口密度較低地區復原期較長,這些區域多為獨棟洋房、高架電線、木造建築、仰賴汽車往來。密集區的資源較多,也因此提高韌性,多數居民不需倚賴單一醫院或雜貨店,縱然其中部分失靈,散布各地的設施也能持續服務。

雖然都會生活環境具備優勢,也相當脆弱,颶風珊蒂即突顯多項缺陷,在部分高密度公共住宅社區內,由於建築系統老舊,導致民眾數週苦無電力與資源可用,不過在由民間興建的紐約公寓裡,貧民情況卻好得多。社會面對氣候風險,必須在缺陷區域提出改善策略,而非視為高密度都會區失敗之處。

我們必須持續都市發展,縱然在水患可能發生區域亦不例外,紐約目前有30萬人居住在水患好發區,而且當地還有不少開發案尚在規劃,儘管將受眾人批評,我們也不能因此放棄這些計畫,而是得尋求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案,讓高密度、混合收入、以大眾運輸為主的水岸開發案繼續進行,同時禁得起氣候風險考驗。若放棄水岸,住宅供應將進一步受限,讓不斷增加的人口無力負擔城市生活;哥倫比亞大學都市房地產中心近期研究顯示,若要在2040年照顧百萬紐約新居民的住宅需求,就得在後工業水岸區域興建更多高密度混合收入住宅,因為若以大眾運輸和經濟為考量,此處為僅存的可開發地區。批評者必然會指稱,如此只是讓更多紐約客身處危險之中,但若結合審慎擬定的土地使用方案與區域韌性考量,這些地區將可提供新居民更平價的城市生活機會,而非被迫選擇更耗油料的郊區生活。

氣候變遷確實臨頭,而且我們應優先盡力避免最劇烈的威脅,尤其是人口密集的市中心及沿海城市,無論是天災或恐怖攻擊,城市乍看之下都是巨大弱點,但若依據Larry Vale在Tom Campanella在著作《The Resilient City》所言,仔細回顧都市化歷史,城市在天災人禍之下其實都極具韌性,無論是20世紀初的芝加哥與舊金山,或是今日的日本長崎皆然。

外界常批評人口擴張的缺點,卻常低估城市的韌性,無論是911恐怖攻擊事件後的紐約,或是20世紀後半遭強震或大火摧殘的加州城市,再再證明美國城市在公私部門適合協調之下,變得比過去更強大、更永續。長期而言,只要搭配適合的成長政策,高人口密度的美國城市可抵擋氣候變遷效應,更可觸及氣候變遷威脅源頭,如能源使用習慣、土地使用情況失控等。

廣告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九月 24, 2013 於 18:47

張貼於社會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