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Archive for 九月 2013

城市仕紳化起因

leave a comment »

本文出處:What is driving urban gentrification?

仕紳化風潮如今已蔓延至東歐前共產地區,在愛沙尼亞首都火車站旁,滿是於20世紀初興建的木屋,20年前,該國謀殺率之高,與今日墨西哥情況相仿,這些木屋是非法占居者與罪犯的天堂,如今當地民眾陸續買下這些舊屋,開設不少酒吧及咖啡館。既然仕紳化無論在愛沙尼亞、美國紐約或英國倫敦皆然,背後成因為何?

這可能是都市沒落的反作用力,在20世紀多數時間,由於郊區興起,富國城市人口不斷流失,通勤鐵路與汽車文化鼓勵富人離開市中心,遷居更巨大、更寬敞的郊區住宅,污染、犯罪率攀升、公立學校品質低落也是他們搬家的因素。不過近年來情況已改觀,西方世界多數城市如今都比30年前更乾淨、更安全、管理更完善,例如若對比紐約在1990年與2012年的謀殺案件數,已從2200起降至414起。社會變遷也開始重城市而輕郊區,愈來愈多年輕人自大學畢業後,選擇延後結婚生子的時間,因此相較於可放置跳床的大花園,他們更重視城市的活力。西方世界年輕人開車比例也遠低於20年前,故更希望住在大眾運輸系統便捷的區域。

經濟也是另一項因素,從五零年代至九零年代,西方世界各地城市一步步走向去工業化,大量貨櫃堆積在倫敦東區碼頭,以及紐約曼哈頓與布魯克林水岸;郊區高速公路啟用後,工廠可選擇從擁擠城市搬遷至郊區。但這個時代已幾近告終。如今成長最快速的產業包括金融、科技與商業服務,都需要企業、競爭者與客戶彼此為鄰,也成為都市經濟振興助力。倫敦市中心的Canary Wharf過去十年就業機會增加四倍,反觀Reading、Croydon等郊區就業集散地則開始萎縮。

上述因素都吸引富人重回市中心社區,藝術家、音樂家等文化人通常最早在貧困區落腳,後續則引來銀行家、廣告業高層、記者及大學講師,可能引發階級與種族關係緊張,在紐約及芝加哥等美國城市格外明顯:五零與六零年代,部分地區幾乎見不到任何白人,如今白人重回這些社區,房租也因此起漲。同樣情況也在倫敦發生,不少公共住宅重建後轉售給縉紳者,原有住民則搬至他處。這種現象真是壞事嗎?民眾若無力負擔租金漲價,不得不搬家,這當然是件壞事,但美國社會學家Jason Patch和John Joe Schlichtman也指出,不少大力抨擊仕紳化的人士本身也造成這股風潮,若只是高呼富人不該進入貧困區,顯得相當偽善,因為在他們眼中,貧民區也是一大問題。底特律等城市中心不見復甦跡象,當地貧民生活環境也未因此改善,故真正關鍵並非新居民與財富湧入市區,而是貧民在過程中並未受惠。

廣告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九月 25, 2013 at 16:18

張貼於社會書

城市人口稠密之利

leave a comment »

文章出處:How Density Makes Us Safer During Natural Disasters

歷來面對種種天災人禍威脅,各國政府第一反應均為疏散民眾,例如美國於1956年制定的高速公路國防法,正是為了達到兩項目標:第一,若遭遇蘇聯核武攻擊,能盡速讓民眾離開人口密集的市中心;第二,建立高速公路與高架橋路網,方便運送洲際彈道飛彈。今日在氣候威脅之下,人口疏散或許是直覺反應,但人員擴散只會讓情況惡化,藉由政策鼓勵密集都會區發展,確實有助於降低氣候相關風險。

長期而言,我們已知都會居民人均能源用量低於郊區民眾,故提高人口密度有助改善氣候風險,但縱然以短期而論,城市也更具韌性,美國歷經颶風珊蒂後,相較於低人口密度區,高密度區擁有地下電力與大眾運輸等中央系統,復原速度普遍較快。災後不少都會地區幾乎不到一星期便恢復運作,反觀人口密度較低地區復原期較長,這些區域多為獨棟洋房、高架電線、木造建築、仰賴汽車往來。密集區的資源較多,也因此提高韌性,多數居民不需倚賴單一醫院或雜貨店,縱然其中部分失靈,散布各地的設施也能持續服務。

雖然都會生活環境具備優勢,也相當脆弱,颶風珊蒂即突顯多項缺陷,在部分高密度公共住宅社區內,由於建築系統老舊,導致民眾數週苦無電力與資源可用,不過在由民間興建的紐約公寓裡,貧民情況卻好得多。社會面對氣候風險,必須在缺陷區域提出改善策略,而非視為高密度都會區失敗之處。

我們必須持續都市發展,縱然在水患可能發生區域亦不例外,紐約目前有30萬人居住在水患好發區,而且當地還有不少開發案尚在規劃,儘管將受眾人批評,我們也不能因此放棄這些計畫,而是得尋求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案,讓高密度、混合收入、以大眾運輸為主的水岸開發案繼續進行,同時禁得起氣候風險考驗。若放棄水岸,住宅供應將進一步受限,讓不斷增加的人口無力負擔城市生活;哥倫比亞大學都市房地產中心近期研究顯示,若要在2040年照顧百萬紐約新居民的住宅需求,就得在後工業水岸區域興建更多高密度混合收入住宅,因為若以大眾運輸和經濟為考量,此處為僅存的可開發地區。批評者必然會指稱,如此只是讓更多紐約客身處危險之中,但若結合審慎擬定的土地使用方案與區域韌性考量,這些地區將可提供新居民更平價的城市生活機會,而非被迫選擇更耗油料的郊區生活。

氣候變遷確實臨頭,而且我們應優先盡力避免最劇烈的威脅,尤其是人口密集的市中心及沿海城市,無論是天災或恐怖攻擊,城市乍看之下都是巨大弱點,但若依據Larry Vale在Tom Campanella在著作《The Resilient City》所言,仔細回顧都市化歷史,城市在天災人禍之下其實都極具韌性,無論是20世紀初的芝加哥與舊金山,或是今日的日本長崎皆然。

外界常批評人口擴張的缺點,卻常低估城市的韌性,無論是911恐怖攻擊事件後的紐約,或是20世紀後半遭強震或大火摧殘的加州城市,再再證明美國城市在公私部門適合協調之下,變得比過去更強大、更永續。長期而言,只要搭配適合的成長政策,高人口密度的美國城市可抵擋氣候變遷效應,更可觸及氣候變遷威脅源頭,如能源使用習慣、土地使用情況失控等。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九月 24, 2013 at 18:47

張貼於社會書

偵測動態的長者居家系統

leave a comment »

文章出處:Fallen And Can’t Get Up? These New Sensors Have Already Sounded The Alarm

九零年代初,醫療警示系統公司LifeCall在美國推出一則廣告,「我跌倒了,爬不起來」這句台詞因而家喻戶曉。

許多長者雖然佩戴這些警示裝置,以便在危急時與外聯繫,效果卻未必令人滿意,三分之一的65歲長者每年摔倒,不少人更因此重傷,摔傷也是這個年齡層外傷住院的首要原因。此外,據2008年一項研究指出,長者即使擁有這些物品,80%在嚴重摔傷時也未使用,因為通常未隨身攜帶。

猶他大學研究人員正在開發家用感應網絡,可自動偵測跌倒事件,並通知照護人員,參與其他的電機系學生馬格(Brad Mager)表示,「如此長者便不需要穿戴或攜帶裝置」。

目前原型系統採用眾多24億赫茲頻率的感應器(與家用無線網絡相似),安裝於房間站立高度與靠近地板處,藉由分析感應器訊號受干擾的情況與速度,即可判斷是否有人跌倒,或只是平靜地躺在地上,分析工具亦可估算摔傷嚴重程度。

他和指導教授帕瓦里(Neal Patwari)的下一步,則是開發為平價商業產品,可裝設於住家或安養機構,帕瓦里成立的新創公司Xandem Technology先前已推出類似產品,偵測外人入侵住家的準確率高於紅外線感應系統。若要偵測住戶摔倒,必須在真實住家環境內測試,因為他人或寵物都可能影響系統運作,故研究團隊希望能同時降低成本與誤判。

馬格本週在倫敦一場研討會上發表研究成果,也提及未來高齡人口大增趨勢,世界衛生組織指出,未來幾年內,全球65歲以上人口數將首度超越兒童總數。

這種自動化科技延長高齡者住在自家的年限,也減少24小時居家看護需求,例如這套系統也可用於追蹤與分析家中長者活動情況,讓照護人員縱然未時時隨侍在側,亦可從遠端注意到精神不振的跡象。

在馬格的想像中,安養院興建過程中,即可內建這套系統,「讓未來長者能夠住在家裡,而且比過去更加獨立」。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九月 14, 2013 at 08:45

張貼於資訊書

太陽能與消防員為敵?

leave a comment »

文章出處:Why Firefighters Fear Solar Power

美國紐澤西州一座占地30萬平方英尺的冷凍倉庫日前失火焚毀,當地消防隊長歸咎部分原因於太陽能板,屋頂上700片太陽能板並非起火原因,但讓消防隊決定不登上屋頂救火,隊長向媒體表示,「現場電量太龐大,我不能讓同事涉險」,除了惡火,太陽能也令打火弟兄恐懼。

只要在日光之下,太陽能發電就無法停止,在消防手冊內,聖荷西消防局工程師Matthew Paiss指出,「在陽光照射下,消防隊員若接觸導體,可能會受傷,甚至喪命」;上述倉庫火災發生於白天,等到太陽下山,火勢已然失控,最後延燒29個小時才撲滅。

Matthew Paiss在有關太陽能板與消防的文章中寫道,屋頂出入口對消防人員至關重要:

房屋失火時,超高溫濃煙與氣體會升至天花板,再逐漸逼近地面,只要肺部吸入高溫煙塵,就可能致命;若在房間最高處開洞,可導引高溫火勢與濃煙離開屋內,迅速改善能見度,也提高結構支撐力與受困民眾倖存的機會,幫助消防隊員帶著水管挺進屋內,找到火源與受害人。這種垂直通風法已拯救諸多身家財產,更何況搶救人民向來都是消防員一大職責。

可是在屋頂架設太陽能板後,鑿穿工作變得更加困難,過去消防員有許多可選擇通風的位置,例如火場正上方,如今太陽能板覆蓋大片屋頂面積,鑿洞與進出屋頂地點受限。尤其太陽能模組無法輕易貫穿,移動裝置既耗時又危險,故太陽能系統確實形成潛在危機,包括電擊與失足跌倒等。

因為通風對於已經失火的建築物非常重要,故在上述火災發生後,消防隊副隊長向路透社表示,若人員當初能安全登上屋頂,結果「或許會不同」,不過我幾經搜尋,卻從未找到任何報導,證實曾有消防隊員因登上屋頂的太陽能板,結果觸電或喪命。2010年來自奧勒岡州的報導裡,更認為無人得知這種情況發生的機率:

不過鮮有紀錄顯示,美國消防員曾在救火過程中遭太陽能系統電擊,Matthew Paiss的轄區內也未曾發生此事;波特蘭消防局人員Allen Oswalt表示,儘管當地住家普遍設置太陽能系統,也不記得任何消防員因太陽能板觸電事件。

無論太陽能系統是否會造成危險,多數消防員救火決心不變,一位火場專家向路透社表示,他從沒聽說任何消防員會因為失火建築裝設太陽能板,就放棄積極作為,轉而選擇被動控制火勢。

太陽能產業也深知這項疑慮。

「太陽能產業協會」傳播副總裁Ken Johnson表示,「我們必須向消防員等第一線人員加強說明,宣導太陽能板的特性,尤其在此次倉庫火災案件中,系統設計相當完善,運轉四年來毫無瑕疵,面板之間也保留寬敞走道,可做為屋頂排氣孔,但消防局顯然覺得還不夠」。

Ken Johnson並未質疑消防隊長的決定,但他擔心人們將誤以為建築物架設太陽能系統後,發生火災便無法挽救,「若宣稱太陽能板會阻礙救火工作,就像因為雲梯車只有四層樓高,故輕易放棄搶救高樓火災一樣不合理」。

目前若面對設置太陽能系統的建築物失火,消防員仍有兩項防護措施,例如在太陽能板上覆蓋厚重的防水布阻絕陽光,進入建物內部後可切斷換流器,不過Matthew Paiss提醒,縱然如此,消防員動手鑿開屋頂時仍得當心,「屋內人員在天花板鑿洞時仍要注意,因為工具可能會接觸到太陽能系統導線管」。除此之外,法規也能發揮作用,例如加州要求建築物電箱內,清楚標明太陽能的總開關;紐澤西州也正在立法,要求太陽能建築設置標誌,方便消防員作業。

Ken Johnson則強調,未來若發生緊急事件,新科技將簡化太陽能板斷電步驟,不過目前業界仍應先加強消防員教育,以保障人身安全。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九月 13, 2013 at 08:54

張貼於社會書, 資訊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