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Archive for 八月 2013

值得參考的孟買平價電信模式

leave a comment »

本文出處:If Zuckerberg wants to connect the next billion, his model should be Mumbai

Facebook創辦人佐克柏(Mark Zuckerberg)先前成立Internet.org,遭外界批評只為增加Facebook獲利,他日前闡述理念,希望建立一批科技公司,讓全球十億貧民取用網路資訊,他接受WIRED雜誌訪問時,認為這些指控圖利者很「瘋狂」,因為目標族群口袋的錢實在太少,故此事必然充滿慈善色彩,他表示,「Facebook現有十億用戶擁有的資產遠高於其餘六十億人總和」。

佐克柏提到,希望Internet.org能提供免費基本服務,如簡訊、維基百科等,而關鍵在於如何在不補助的條件下達成目標,換言之,他希望這項計畫並非慈善單位、而是社會企業,而且佐克柏也強調,並不希望Internet.org為非營利組織。

在印度,資料傳輸吃到飽方案每月最低只要兩美元,傳輸採用GPRS技術,是比現行3G技術速度更慢的老技術,但印度企業已找到解決方案,先消化與壓縮網站後,再傳送至網路用戶,藉此配合網路速度。

佐克柏認為,壓縮資料以滿足行動網路的工作,應該由Google、Facebook等主導網路的企業負責,目前每日瀏覽Facebook的資料量約12MB,他希望未來在開發中國家能縮小至3%。

即使能縮小網路資料量,符合新興市場有限頻寬,要讓人們能夠負擔無線網路,還有一項問題,印度行動電信產業或許可做為典範,資料傳輸服務之所以如此便宜,是因為政府起初要求在加爾各答、清奈、孟買、新德里四大城市,業界提供的方案最低需降至2.5美元。

消費者因產生期望值,後來政府開放其他電信業者共享頻寬,如今光是在孟買一地,至少有十二家業者相互激烈競爭,市面上也出現新型手機,可依據價格任一選用主導印度市場的兩大行動網絡。

印度結合國家管控及自由資本市場的特殊經驗,雖然是歷史意外、難以複製,但亦突顯出Internet.org尚未觸及一大問題:政府掌控有限無線網路頻譜,並仿照房地產業者的模式,交給最高價競標者。

若佐克柏真心希望其他數十億人能夠上網,Internet.org可能得處理許多國家行動方案定價的根本問題,因為少數幾家廠商形成寡占局面,掌控稀有的頻寬資源。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八月 28, 2013 at 08:50

張貼於資訊書

物品型態決定回收命運?

leave a comment »

本文出處:People Are Less Likely to Recycle Stuff That’s Crumpled, Cut Apart, or Deformed

對具備環保精神的民眾而言,看見他人將玻璃瓶隨手扔進垃圾桶裡,卻忽略旁邊就設有回收箱,肯定感到不快,但這些習慣或許並非刻意浪費,也許是大腦傳達的訊息裡,讓他們認為手中物品不可回收。

一份將於12月《消費者研究期刊》發表的論文指出,人們判斷是否回收時,物品形狀與狀態會產生不小影響,研究人員Remi TrudelJennifer Argo指出,例如若汽水罐凹陷或紙片破碎,一般人很容易直接丟棄。這種現象確實很奇怪,因為不少人要將紙張或瓶罐丟進回收箱之前,也常會順手撕碎或壓扁。

兩人長期研究消費者行為,將紙張和剪刀交給受試者後,得到上述怪異實驗結果,其中一組受試者將紙張剪成碎片,另一組則拿著剪刀,但不能剪到紙,之後研究人員請受試者帶著紙離開房間丟棄,門外設有垃圾桶和回收桶,結果人們手上若拿著完整紙張,多選擇棄於回收箱;若是拿著碎紙片,則較可能丟進垃圾桶。

情況為何如此?有些人假設若消費性產品的形狀遭到扭曲或變小,腦部對這件物品的分類將與原始物品大不相同,這些物品在腦中不再是有價值的瓶罐或紙張,認為「比較像是垃圾」,不值得花力氣走到回收箱丟棄。

這項推論也獲得另一項研究支持,研究人員向學生展示兩張可樂罐照片,其中一瓶外觀正常,另一罐則明顯出現凹陷。

之後學生用各種形容詞描述這兩個可樂罐,雖然兩者的鋁含量相同,學生認為凹陷的可樂罐沒有那麼「乾淨」、「純粹」、「有用」,對於將外觀正常的可樂罐丟進一般垃圾桶,學生也顯得比較遲疑。

探究這些消費者習慣後,或許他日將有助解釋,為何人們較願意回收特定材質的物品,例如在2010年,美國紙類回收率達63%,鋁製品達50%,但基於不明原因,塑膠回收率只有8%,研究人員因此好奇,是否因為撕開塑膠包裝的動作與過程,讓人們心理上認定塑膠無價值。

這項研究未來也可能應用在行銷領域,例如改良包裝設計,較不容易扭曲變形,提高民眾的回收意願,這項技術對美國而言至關必要,因為美國垃圾製造量目前高居全球之冠,每年超過20億噸。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八月 23, 2013 at 08:26

張貼於社會書

世界最高的貧民窟生活

leave a comment »

本文出處:Inside the World’s Tallest Slum

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第三高樓位於市中心,其中滿是住家、酒窖、美髮沙龍、牙醫診所,甚至還有間托嬰中心。

但一切完全不合法。

政府自1990年起興建這棟摩天大樓,以反映國家經濟繁榮、中產階級日增;然而金融危機於1994年爆發,國內三分之一金融機構應聲倒地,儘管當時已六成完工,興建工程依然嘎然而止。

2007年10月,民眾開始闖入占地居住,這棟建築物成了當地人們口中的「大衛塔」,名稱源自於過去推動開發案的富有銀行家David Brillembourg。

如今在45層樓之中,共有28層已遭占用,居民達2500人,雖然無電梯可用,但已發展出計程摩托車服務,載著居民爬上十層樓的停車塔,且居民亦集資建立基礎水電服務,目前大衛塔裡設有社區電力網,還有供水管線。

從地面某個角度向上望,大衛塔貌似與其他企業大樓無異,但若仔細觀察,就會注意到某些地方缺了窗戶或水泥裸露,《紐約客》雜誌今年報導中,卡拉卡斯中央大學建築系主任Guillermo Barrios表示:

每個社會都有堪稱象徵符號的指標建築,而這裡的建築象徵很明顯是大衛塔,體現這個社會的都市政策,其中包括徵收、沒收、政府失能與使用暴力。

Vocative組織本月推出關於大衛塔的紀錄片,罕見揭露塔內日常生活面貌,不少夫妻與家庭都花錢翻修住家;內部不時也出現危險情況,畢竟這座工地當時僅完成一半。

在委內瑞拉,想住在設備齊全的市中心大樓裡並不容易,在前總統查維茲執政期間,住宅供不應求已成常態,而大衛塔內居民卻已產生社區向心力與情感,Ricardo Jimenez當初發起占領這棟大樓,對於大衛塔現況看法顯然與上述教授不同,他對Vocative表示,「大衛塔並不只是個應該遭到消滅、攻擊與擊潰的龐然大物,更需要受到支援,政府應思考如何與我們攜手合作」。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八月 22, 2013 at 08:26

張貼於社會書

保護沿海城市的自然壁壘

with one comment

文章出處:Natural Barriers Are What Prevent Coastal Cities From Being Destroyed

在工業污染充斥水路之前,美國紐約市週遭礁岩上爬滿無數牡礪;佛州礁島群原本滿是珊瑚,直至九零年代後期減少44%;紐奧良東側運河疏浚與營建工程摧毀大片沼澤濕地,失去因應洪患與極端氣候的緩衝區。這些棲地過去都能保護海岸線,不過究竟能夠發揮多少效果,又能抵抗多少氣候變遷衝擊,過往難以衡量。

史丹佛大學「天然資本計畫」研究人員普查美國所有海岸線,評估水患風險高低,並分析這些棲地對災害大小有何影響,預估2100年情況時,學者考量多種因素,包括棲地、高度、海浪接觸程度、海岸線類型、風力大小、海平面上升幅度等,認為若無棲地保險,有些風險幾乎提高一倍。

主筆學者Katie Arkema指出,「我很意外差異如此劇烈,海岸棲地如同牆面或盾牌,對沙岸等質地較軟的海岸線影響尤甚,棲地減少波浪力道,也降低拍打至岸邊的波浪高度,這些生態也藉由根部緊抓住沉積物」。

學者分析最易受海水洪患影響的區域後,結果相當驚人,在颶風珊迪侵襲之前,研究團隊便已在開發模型,而紐約地區災害死傷情況更證實研究所得,Katie Arkema提到,「模型預測未來美國東北部將出現人員傷亡,可惜結果一如預期」,此外,德州眾多貧民過往也受到海岸棲地庇護不少。

研究工作並不僅於此,還包括海岸線上每平方公里受棲地保護的房地產價值,例如佛州沿岸多數地區內,大多房地產均深受海邊棲地保護,全國估計獲棲地保障的總金額更高達40億美元。

Katie Arkema認為,「這份報告特殊之處,在於首次嘗試將氣候科學納入海岸規劃中」,例如這幅風險地圖將可協助保險公司分析現況,並計算投入城市韌性的經費如何發揮最大效益。

研究團隊正與自然保育團體合作,希望協助佛州在災後重建時,分析復原經費能獲得最大效益的地點。

除了利用地圖標示全美各地每公里海岸的脆弱程度,還有許多工作有待完成,各個城市該投注多少資源加強沿海棲地?應該復原哪些棲地?Katie Arkema指出,「我們必須考慮各種策略,而海岸生態也是其中一部分,也希望能納入整體創意作為之中」。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八月 4, 2013 at 11:15

張貼於資訊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