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城市規劃的高齡危機

leave a comment »

本文出處:The Next Big Infrastructure Crisis? Age-Proofing Our Streets

人們常提及「城市生活步伐快」,其實對於步伐速度,許多基礎建設都預設行人過街時,每秒約前進四英尺。

十字路口計時裝置亦如此,讓多數人能夠從容過街,不會在中途就見到止步的紅燈閃爍,但隨著日漸老化,步行速度也會減緩,八旬老翁大多無法每秒前進四英尺。

數十年前,此種基礎建設細節不大要緊,瓦爾斯達(Hilde Waerstad)為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副研究員兼物理治療師,她指出,「六零年代民眾年齡鮮少超過70歲或75歲」,如今嬰兒潮世代壽命大多將超過75歲,城市人口結構也會隨之變化,瓦爾斯達表示,「我們正進入前所未見的新時代」。

然而城市在多數情況下都措手不及,如他人所述,從目前至2031年為止,每天都將有上萬嬰兒潮世代民眾年滿65歲,城市深陷在一大問題中,其中充滿多數人不知不覺的環境細節,除了斑馬線之外,公園是否有長椅讓人喘口氣?人行道與路面相連處是否為斜坡?若各位需要多些時間看懂道路標誌,或甚至沒有駕駛執照,城市生活步伐感受將大不相同。

各地城市都必須重新調整,例如計算橫越道路所需時間,可能比較接近每秒三英尺,但此世代危機卻很不湊巧,出現在財政經費最困窘的時刻;此外,想像力也是一大問題,許多都市規劃專家、運輸工程師或市政人員正值青壯年,如何想像八旬長者所見的城市?

瓦爾斯達指出,人們普遍不願承認自己將會老去,不願接受自己終有一天將因為體力衰退,不得不放棄獨立自主。

如何讓城市避免發生高齡者危機,對文化與都市設計都是一大難題。

波特蘭州立大學高齡研究所所長尼爾(Margaret Neal)認為,「美國社會相當抗拒年齡,充斥著青年導向的文化,以社會層面而言,美國對待高齡者的態度遠遠不及其他國家」。

瓦爾斯達預估,在美國調整基礎建設與制度之前,年邁的美國人生活勢必感到非常痛苦,況且過去數十年間,社會創造出許多只適合開車往來的社區。

她指出,「人們的感受將會相當強烈,要求立刻改變現況,這就是人性,直到燃眉之急才會匆忙行動」。

多數跨世代社區的訴求著重於通用設計,主張若能照顧行動力最低的族群,也就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,尼爾指出,只要站在街上,觀察人們使用人行道邊坡的情況,即可明白這項道理,「無論是推嬰兒車或坐輪椅的民眾都會使用,連四肢健全的人們也懶得跨階」。

公車站頂蓬、林蔭街道、路旁長椅、加強地鐵入口照明、更清晰的道路標誌等設施,也源自相同概念,而且背後還有更深層的邏輯。

麻省理工學院都市地理學家艾薩克森(Michal Isaacson)指出,「許多時候,相較於高齡者,政府與民眾更願意為婦孺服務,因此與其只著重於老年人,有時強調人人都適用會更受歡迎」。

今日研究人員比過去更瞭解老年人的行為模式與需求,AARP分析個別街道與路口,運用拐杖或助步車,記錄任何不平整路面或欠缺公車站長椅之處,麻省理工學院更開發AGNES裝備,讓二十多歲年輕人能體驗75歲人士的行動力、肌力與視力。

研究人員穿著AGNES,搭乘波士頓地鐵、駕駛模擬車、在藥房裡採買,以下這段影片記錄雜貨店購物體驗:

人們思考老化時,大多討論住家與室內空間該如何改變,例如浴室要加裝扶手,或是兩層樓住家只剩一樓是生活空間,AGNES等計畫突顯公共空間也需要改造。

艾薩克森先前曾參與以色列及德國的研究計畫,運用全球定位系統裝置,追蹤認知能力下滑的年長者,每十秒收集一次資料,比傳統日誌更能協助研究人員作業,他提到,「差別相當顯著,如同使用顯微鏡前後的感受,突然發現過往看不見的事物,也能提出新問題」。

例如人們步行速度與年齡成反比,而且減緩情況比多數人想像更明顯;認知能力若退化,民眾離家頻率也不如更年輕、更健康的族群,縱然出門也常僅限附近地區。

艾薩克森提到,「這項研究結果對都市規劃意義深遠,代表若關閉社區裡的銀行、超市或郵局,高齡族群所受的影響最大」。

麻省理工學院正在規劃另一項研究,鎖定波士頓坎道爾廣場與哈佛廣場之間兩英里路徑,追蹤人們的移動經驗,研究人員正在記錄途中每一張長椅、每一個人行道邊坡、每一個交通號誌,也是首次能如此詳細分析人們穿越馬路的地點和原因,以及交通號誌變換時機的真正意涵。

不過哈佛廣場等社區問題不大,只要增加幾座邊坡、延長行人通行時間即可,最大問題在於郊區通常毫無人行道,更沒有方便行人過街的設施。

尼爾表示,「許多研究人員尚在苦思,該如何照顧大批嬰兒潮世代居住的郊區」。

對於完全不開車的人而言,社區若只適合開車、不適合步行,很容易成為孤島,AARP估計全美逾800萬高齡者不開車,至2030年預估會突破1400萬;美國郊區大多建於二次大戰之後,隨著嬰兒潮世代生兒育女,希望擁有更大住家,因此擴增郊區,可是這種模式已證明無法永續,嬰兒潮世代也開始自食苦果。

瓦爾斯達表示,「郊區規模之大,完全就是一場災難,而都會環境情況也很糟」。

未來郊區人口逐年老化,將徹底挑戰美國社區設計舊有思維,包括人行道設施、小字體的公車時刻表等,瓦爾斯達認為,消費力將扮演重要角色:美國可支配所得逾半掌握在五十歲以上族群,這股力量過去創造郊區,將來也很可能顛覆郊區,在城鎮中心設置商家與診所,讓住宅區功能更加多元,也擴大公共運輸服務範圍。

AARP資深住宅政策顧問哈里爾(Rodney Harrell)表示,「我總是強調,政策方向必須未雨綢繆,避免未來不得不然,否則等到超過20%人口年齡都高於65歲,這項問題也無法再迴避,況且如此龐大人口必然會出現」。

廣告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六月 12, 2013 於 17:50

張貼於社會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