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土耳其:捍衛伊斯坦堡殘存綠地

leave a comment »

本文出處:Violence, Tear Gas Greet Protests to Save One of the Last Public Parks in Istanbul
作者:JENNIFER HATTAM

星期四午夜,在土耳其伊斯坦堡市中心一處所剩無幾的公園裡,擠滿人們在此唱歌、跳舞、聊天、演講,準備露宿於此,但在隔天破曉之前,卻遭到武裝警察發射催淚瓦斯驅離。抗議群眾為了阻止政府廢除公園、改建為購物中心,同樣場景過去幾天反覆上演。

蓋齊公園面積僅九英畝,相較於美國紐約中央公園占地843英畝,實在不足為道,可是伊斯坦堡只有1.5%的土地屬於公共綠地,不僅低於人口稠密的東京或上海,更遠遠不及紐約(14%)或倫敦(38.4%),因此這座公園是當地民眾難得的都市綠洲。

Boğaziçi大學教授坦貝(Betül Tanbay)身兼社運團體「塔克西平台」成員,他表示,「今日全國八成民眾住在都市裡,都必須呼吸,這座公園是當地唯一能呼吸的空間,唯一能暫時遠離汽車的區域,政府卻要奪走」。

去年11月起,政府開始施工,陸續將鄰近道路改為地下道,要打造塔克西廣場轉運站,儘管公園週遭滿是工地圍牆與怪手,附近居民仍持續利用公園內的林蔭步道、長椅、茶席、廣場。

自上個星期一,施工人員開始闖入公園一側,抗議群眾雖然阻止工程進行,卻從星期二下午就遭遇噴灑催淚瓦斯及胡椒噴霧的員警,「國際特赦組織」批評土國警方「濫用武力」,儘管警方手段愈來愈暴力,捍衛公園的群眾仍與日俱增,從50人據估計增至上萬人。

據目擊者指稱,警察在星期五清晨動用至今最激烈的手段,但在此之前,現場其實一片和平與歡樂,幾乎如同節慶,攤販穿梭在人群之間,兜售西瓜片、茶飲、鷹豆飯等,掛著樹上的布條寫道,「別碰我的社區、廣場、樹木、土地、住家、種籽、森林、村莊、城市、公園」,或是更直白地說,「我還能長出更多水果」。

這場行動是為反抗伊斯坦堡今日各地種種劇變,除了轉運站工程,政府也在上週動工興建第三座橫跨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大橋,反對者指稱,橋樑與銜接道路將摧毀林地、加速人口擴張,卻無法解決嚴重塞車問題,政府以都市改造為名,夷平古老社區,趕走諸多貧困居民,水岸也一塊塊出售或租借給私人開發商。

積極參與示威抗議的土耳其演員工會主席阿拉伯拉(Mehmet Ali Alabora)指出,「問題不只是蓋齊公園,我們失去了電影院、文化中心、餐廳、社區,都是土耳其社會象徵,蓋齊公園是最終堡壘」。

這些工程大多未曾諮詢大眾,也常面臨各方反對,現任總理厄多岡(Recep Tayyip Erdoğan)曾任伊斯坦堡市長,大力推動這些發展計畫,總指稱批評者阻礙國家進步,更誓言一定要完成各項建設,包括將蓋齊公園裡的鄂圖曼時代火炮營改建為購物中心。眼見抗爭持續兩天後,厄多岡亦公開直言,「他們想怎麼做都行,但無法改變既有決定」。

今年二月,在一場關於都市改造的座談會中,都市規劃專家泰克里(İlhan Tekeli)批評,先前由400位專家為伊斯坦堡努力研擬的都會方案,總理卻置若罔聞,他表示,「如果公園裡的古蹟遭改建,多元民主在土耳其形同虛設」。

坦貝亦有同感,「這些工程毫無公共程序、毫無大眾基礎、毫無公開資訊,我們曾試圖與地方政府協商,我們並非主張這裡完全不能更動,但希望一同參與討論,我們身為公民,有權涉入其中,不希望一切都在密室內決定,等到動工才公告」。

廣告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六月 2, 2013 於 14:30

張貼於社會書

Tagged with , ,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