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高樓種樹的幻想

leave a comment »

原文出處:Can we please stop drawing trees on top of skyscrapers?
作者:Tim De Chant

幾年前,若希望讓某件事物看來更流行,加隻鳥就可以,鳥的形象無所不在,我不清楚Twitter是否因此得到靈感,不過當時這股風潮確實很普遍,電視節目《Portlandia》甚至製作了一集,主題正是「加隻鳥上去」。

但其實建築師習慣也差不多,只是把鳥換成樹,若想讓摩天大樓貌似流行又永續,加棵樹就可以,多加幾棵更好,結果無數高樓提案中都畫滿樹木,無論是屋頂、陽台、角落或縫隙,只要是水平、離地的位置都好,不過這些建築師只是「畫上」許多樹木,因為在現實生活裡,這種綠意摩天大樓至今尚未成真,唯一例外BioMilano也還在施工。縱然這些高樓構想完工,枝葉也會迅速消失,因為這些設計根本不符合現實,我明白建築師為何會畫出這些樹,但可否停手?

摩天大樓上為何沒有樹,背後有許多科學因素,起碼不可能出現在許多建築師提議的建築高度上,除了遊隼之外,高空生活對你我或樹木都不容易,溫度高低落差很大,風力很強,雨雪快速打在身上,行道樹在路面要存活都有難度,500英尺空中情況更難以想像,幾乎任何氣候因素都更加極端。

風力或許是對樹木影響最顯著的項目,各位可曾見過山頂上的樹木?枝幹都因為強風而彎曲,這是最明顯的效果,卻非最深遠的威脅,風力亦會打亂樹葉與大氣之間的「邊界層」空氣,人類標準下的邊界層很薄,讓平常易滑的粒子彷彿黏液。

植物的邊界層能控制蒸散作用,影響葉片背面氣孔水分及氣體流失速度,在一般情況下,光滑葉片上會形成厚度足夠的邊界層,而植物若生長在炎熱或強風環境裡,大多會自行調適,因應嚴酷的氣候條件,例如在葉片上長出細毛,擴大葉片的表面積及邊界層。縱然如此,這些環境下的植物通常並非挺拔優雅,不可能出現建築繪圖中的樣貌。

再加上溫度極熱或極冷,你我都清楚極低溫造成的後果,導致細胞裡的水分變成致命結晶狀的利刃;高溫則會形成另一道難題,植物為了冷卻,只要還有水分,就會張開氣孔排出水蒸汽,此舉仍有極限,植物依據種類不同,若超過特定溫度,葉片的光合作用機制就開始崩潰,這裡所謂的「溫度」是指葉片表面溫度,而非週遭氣溫,葉片表面若受陽光直射,例如種植在摩天大樓無遮蔽處,最高可能與四周空氣相差攝氏14度。

實際照顧也有疑慮,這些樹木要如何澆水、施肥與修整?如何替換?多久得替換一次?就我種植盆栽的經驗而言,植物受到壓力時,就得時時注意,每天都得觀察生長情況,頻率甚至還得更高,並不輕鬆,照顧綠屋頂屬例行工作,也得刻意選擇較有韌性、較不需要照料的品種,面對摩天大樓上的種種情況,樹木適應能力恐怕沒那麼好。

我向來主張在都會區增種樹木,對照上述言論或許顯得荒謬,或許是因為我已見過太多草圖如同蒼翠的垂直綠洲,但實際成真的案例卻很少,況且研究植物生理學後,我知道許多願景只是虛構的幻想,這些條件並不適合樹木生長。有些人也許希望挑戰,證明樹木在摩天大樓上也能存活,不過我覺得這些心力不如花費在其他事物上,例如保護已有樹木存在的空間,或是在街道旁種植更多樹木。

廣告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三月 29, 2013 於 08:09

張貼於社會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