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肯亞貧民窟收租員的兩難

leave a comment »

原文出處:Nairobi’s Rent Collectors Find Themselves Stuck Between Two Warring Sides
作者:SAM STURGIS

卡朗加(Musa Karanja)走過擁擠住家之間的窄小通道,幾乎帶著罪惡感地敲著每戶人家的前門,這裡共有60間貧戶由他負責。

可能是因為附近清真寺號召民眾膜拜的擴音器太大聲,更可能是因為居民知道卡朗要來收租,所以鮮少人應門。

育有兩子的卡朗加表示,「這就像是狩獵,獵捕住戶和租金」。

卡朗加居住與工作的社區名為Kawangware,與肯亞首都奈洛比其他違法聚落一樣,住宅危機長期存在,國家於1963年獨立後,大批鄉村民眾湧向首都,但當地沒準備、也沒計劃好迎接人口暴增,50年後,住宅與土地權爭議依然揮之不去,貧民窟居民也始終在對抗自已的違法身分。

例如去年九月,多位違法住戶控告地主,指稱法律保障這些租戶其實是土地合法擁有人,依據「行為限制法」,在首都多數貧民窟所在的商業用地上,土地取得後24個月內必須開發,包括「興建排水系統」在內,可是這些社區不僅沒有污水系統,通常也欠缺基礎建設、教育設施或治安單位。

結果兩造始終爭議不斷,一方是大多弱勢、缺乏基礎權力的租戶,另一方則是利用民眾亟需住處的投機地主。

不過在雙方之間,許多「收租員」卻陷入兩難。

卡朗加等收租員也住在違法社區內,卻仰賴代替地主收租金的佣金過活,他表示,「關鍵在於試圖討好兩邊」,亦強調,每個月自己若沒上繳15000肯亞先令(約175美元)給地主,就會丟掉工作,他悶悶不樂地說,「這份工作朝不保夕,今天或許沒事,但隔天佣金可能就沒了」。

卡朗加得靠社區裡的違法住戶過活,且這裡也顯得特別,相較於附近多為基督教徒,這個社區搭起臨時清真寺,河邊女性通常在清洗伊斯蘭罩袍,而非英國足球衫。

不過這個社區仍與首都多數貧民窟相同,長期籠罩在不安之中,人們鮮少擁有固定收入來源,儘管眾人都知道卡朗加每個月底會來收租,但租賃關係通常也只是口頭協議,有些居民更不願將微薄收入交給地主以外的人。

卡朗加提到,「大選投票之前,人們總希望我多寬限幾日」,因為害怕選舉暴力發生,或是可能被迫搬遷,違法居民通常都想等到情勢明朗再交租,租戶或許能拖延幾天,但收租員卻沒有緩衝機會。

他表示,「有些租戶若無法準時交租,我都得先自掏腰包」,如此不僅能避免租戶被趕走,也降低卡朗加遭地主開除的機率。

艾琳(Irene Karanja,與卡朗加同姓,但無親戚關係)多年來不斷努力,希望簡化首都違章聚落內複雜的法規與習俗,她身為「肯亞貧民窟居民聯盟」的Muungano支援信託執行長,希望藉由政策計畫與解釋法規,限制地主擁有的權力。

她指出,「租賃關係裡充滿太多變數」,且這些土地時常握在官員或有權勢者手中,違法租戶大多也不清楚誰是真正的收租員,艾琳提到,「收租員的處境很尷尬,因為他們也來自社區」,與租戶面臨相同的經濟及社會難題。

卡朗加表示,「我們這裡有句俗語,大致意指好事不可能跟隨壞事而來」。

廣告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三月 22, 2013 於 09:36

張貼於社會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