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墨西哥開放資料運動進展

leave a comment »

原文出處:Mexico’s Open Data Movement
作者:David Sasaki

「資料新聞」(data journalism)雖然尚在萌芽階段,不過已逐漸在墨西哥生根,出現兩個角色鮮明但功能重疊的社群:Hacks/HackersOpenData.mx

全球Hacks/Hackers網絡始於2009年下半的美國舊金山灣區,宗旨是「建立記者與科技專家網絡,重新思考新聞與資訊的前景」,目前在世界各地均有分會,也包括墨西哥市布宜諾斯艾利斯。墨西哥市分會由媒體顧問Gabriel Sama創建,他在以下訪問中說明組成經驗和目標:

問:Hacks/Hackers墨西哥分會組成幕後故事為何?有誰參與?

答:2009年至2010年間,我在史丹佛大學擔任「奈特新聞研究員」,很早便遇見Burt Herman,他擔任美聯社記者多年,打算自行創業,也打算推出一系列「聚會」,廣邀舊金山灣區的程式開發者與記者,後來我參與第一次聚會,也陸續參加數次。

2010年12月,我結束一年研究員身分後,開始籌備在墨西哥推出相同構想,我的目標很簡單:一,我抱持的期望很低,希望活動能自行成長,每次聚會設想的門檻也很低,例如第一次聚會只求能舉行就好,不在乎多少人出席;二,活動入場一定要便宜,才不需仰賴金援或第三方資助;三,活動必須演變為基層運動,我會逐漸淡出,因為我不可能從遠距經營。

第一場聚會於2010年12月16日舉行,我發出一則Twitter訊息求助,程式設計師兼資料庫專家Esteban Gutierrez願意協尋場地,之後找到墨西哥市中心Telmex Hub的免費地點;我接著邀請他和另外七人擔任講者,若他們每人至少再邀一人,現場至少就有15人。

第二次活動獲得學者Maria Elena Meneses協助,於Tec de Monterrey墨西哥市校區舉行,我也因此認識Roman TiendaArturo AguilarPaola Ricaurte三人,由他們協辦後續聚會。

問:Hacks/Hackers社群源於你所在的舊金山灣區,但你出身墨西哥市,對當地分會也影響深遠,兩地團體有何差異?

答,首先,「聚會」(meetup)概念在灣區極為常見,但在墨西哥人眼中卻不夠正式,他們習慣舉辦活動時,要廣發傳單、邀請函、回函,甚至還得付費入場,免費與自發性活動的概念在墨西哥市還很陌生;其次,Hacks/Hackers在矽谷的活動種類及層級很難在墨西哥市複製,例如Facebook網站在灣區的Hacks/Hackers活動場合上推出Facebook+Media計畫,很難與他們匹敵。

縱然我的期望很低,明知活動必須在地方逐漸發展,且活動內容豐富,五次皆為免費入場,但成長速度和參加人數進展仍然很緩慢。

問:資料識讀能力對墨西哥記者為何重要?你對墨西哥Hack/Hackers社群未來幾年有何期望?

答:記者與程式設計師兩者大異其趣,我們主要希望促成雙方合作,因此衍生出新的資訊計畫。

就資料識讀能力而言,墨西哥記者目前經歷的情況,與幾年前的美國記者相同,意識到時代趨勢已改變,技能與知識必須與時並進,我很意外諸多記者至今仍覺得,既然可能永遠都用不到程式語言或數位工具,就不必去學習,Hack/Hackers希望讓程式設計師認識新聞業,讓記者認識程式碼,藉由活動促成雙方交流,推出數位資訊計畫時,才會更加瞭解對方。

Screen Shot 2011 08 15 at 2 18 PM

Google成員Mano Marks運用Fusion Tables,免費教授Hacks/Hackers出席人士認識「資料新聞」

相較於Hacks/Hackers令程式設計師與記者共聚一堂,為龐大資料增添新聞色彩OpenData.mx更著重於從民間、政治與網路圈招募熱衷資料的人士,第一次活動為期兩天,主辦單位有二,一為資訊透明與人權非政府組織Fundar,二為提供資料收集與分析工具的營利新創公司Citivox,與會者分成多個小組,運用不同資料組,希望製作出簡易應用程式及圖文傳達模式,進而發展成更大型且長久的計畫。其中一個團隊以圖表呈現世界銀行的支出資料,顯示該組織在墨西哥開銷大多與公共安全有關:

Screen Shot 2011 08 15 at 3 49 PM

另一個團隊運用Tableau軟體,歸納個別醫院關於愛滋病藥品的花費,Octavio Ruiz記錄如何提出資訊自由申請書,取得PDF檔案,再從中汲取政府授權資訊

Hack5

程式設計師與社會科學家在OpenDataMX活動上合作

兩項活動都希望先建立成員之間的認同感,再發展較為大型的計畫,例如可長久經營的開放資訊入口網站,或是仿效Pro-Publica及《紐約時報》的模式,推出各項資料合作調查專案。

目前已有跡象顯示,「資料新聞」已開始成長,《Nexos》雜誌七月號封面報導中,由José Merino分析數據,呈現兇殺案分布與墨西哥軍隊部署的關係;該雜誌八月號亦有另一位記者Diego Valle Jones仔細探究兇殺案統計資料,質疑Tijuana地區是否真如官方所言,治安在過去一年變得更好;Twitter等社會媒體也讓Javier Aparicio等熱衷數據的政治學者走出象牙塔,參與公共政策論辯。

Gabriel Sama所描述的種種挑戰依舊存在,不過如今資料取用日漸方便,工具也愈來愈容易上手,墨西哥開放資料運動可望繼續發展。

廣告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八月 25, 2011 於 11:22

張貼於社會書

Tagged with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