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2011年抗爭至今

leave a comment »

原文出處:[Taking Stock] 2011 in Protests So Far
作者:David Sasaki

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11年7月1日

以下節錄我這幾個星期在撰寫的長文片段:

將2011年世界各地抗爭稱為「阿拉伯之春」,其實是個重大錯誤,我認為一切始於2010年11月,學生在英國倫敦市中心抗議政府調漲學費,儘管後來漲價案驚險過關,但人們仍普遍覺得抗爭成功,因為政治人物所承受的監督及責信壓力遠勝過往,一如媒體屢屢強調,抗爭幾乎完全透過網路工具籌備與動員。在英國學運逐漸平息之際,另一場運動在突尼西亞蓄勢待發,利用社會爆發反青年失業潮及高糧價抗爭,架構完整的在野團體趁勢推勢極端統治多年的領導人阿里(Zine El Abidine Ben Ali),社會媒體也再次成為抗爭行動重要工具,且不出所料,Andrew Sullivan很快為此事冠上「維基解密革命」封號,無視於Nawaat等團體長期在地方經營與努力。突尼西亞成功將阿里趕下台後,激勵中東及北非類似反對團體,其中最著名的案例,莫過於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(Hosni Mubarak)獨裁執政近30年後,抗爭者不到30天就逼迫他辭職;大型抗爭活動至今仍在各地蔓延,包括利比亞巴林敘利亞葉門阿爾及利亞伊拉克約旦摩洛哥阿曼等國。歐洲各國陸續實施財政緊縮政策,造就出葡萄牙的「絕望青年」,以及希臘的「Facebook五月」;鄰國西班牙則有數萬青年在馬德里市中心廣場紮營,要求掀起另一場「西班牙革命」,這項行動根源於網路平台「此刻真民主」,主張政治代議演進應跟上科技創新速度。眼見西班牙各地抗議者埋鍋造飯,瓜地馬拉、墨西哥、巴西、薩爾瓦多也先後引爆類似青年抗爭,全都是透過Twitter與Facebook動員。

抗爭潮也蔓延至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區,加彭國內外社運人士運用社會媒體,吸引外界關切總統邦果(Ali Bongo Ondimba)侵害人權情況;塞內加爾民眾亦藉由Twitter標籤#ticketwade,成功發起抗議活動,反對變更選舉法規的修憲案;烏干達政府要求網路服務供應商封鎖Facebook和Twitter,因為國內糧價與油價高漲,讓反政府抗爭能量不斷增加。社會媒體在拉丁美洲也成為動員抗爭重要工具,針對墨西哥治安問題、波多黎各大學費用調漲、智利打算興建水力發電廠等;即使是在傳統抗爭運動許久不見的美國,社會媒體也幫助學生與工會集結,反對剝奪勞工權利的法案。在我下筆之時,電腦上還播放著智利學生反對教育民營化的抗議現場畫面,熟悉科技的社運人士將iPhone黏在汽球上,把抗爭情況同步呈現在全球無數觀眾眼前。

2011年才過一半,1968年(「撼動世界的一年」)抗爭便已顯得渺小,但這些運動風起雲湧,究竟會達成什麼目標?歷史學家未來又會如何評斷2011年的深遠影響?

文章若正式發表,我會再轉告各位。

廣告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七月 25, 2011 於 13:07

張貼於社會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