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藝評:恍然大悟

leave a comment »

原文出處:The “Aha!" Moment
作者:Chisako Izuhara

文藝復興時期建築師與藝術家阿伯提(Leon Battista Alberti)認為,繪畫是「一扇透明窗戶,讓我們看見現有世界的一部分」,這項概念從文藝復興時期至今猶真,人們從正方形或長方形的畫布中,領悟到美好事物,動植物亦展現優美形體,在繪畫中組成奇幻面貌。繪畫是我們接觸另一個時空的入口,繪畫裱框後,懸掛在博物館或藝廊牆面上,就是為區隔與強調一方風景,吸引觀眾特別注意。有些人或許覺得,無論是繪畫和環境的關係,或是內/外的二元概念,都是種枯燥無味的哲學論辯,只屬於康德或德希達等人,但威廉斯(LG Williams)目前在The Container空間的展覽「絕非」(Anything But)裡,卻為舊論點增添新意。當多個畫框直接貼在牆面上,卻沒有可供觀賞的畫面,你會怎麼辦?

先介紹這個展覽空間,The Container一如其名,就是個貨櫃,安置於日本東京中目黑一間時尚髮廊內,因此當代藝術作品不到幾步之遙,就有人正在剪髮或燙髮,這個空間可想而知並不大,或如策展人Shai Ohayon所言,「盡可能地小」。這個特殊場地的牆面塗黑,每年舉辦四場裝置展,繼開幕首展Jack McLean的「鹽礦」(Salt Mine)後,第二波即推出威廉斯的展覽。

LG Williams, 'Anything But' (2011) Painter's tape
(c) LG Williams / Estate of LG Williams. Courtesy of The Container

攝影師:Jim Bingham

威廉斯是位概念藝術家,作品充滿機智及智慧,向來頗受藝評及藝術愛好者青睞,亦參加今年的威尼斯雙年展,他身為藝術家兼哲學家,常在作品中融入政治、性別、歷史、數學等主題,也喜歡挑戰觀眾的看法,此次作品亦不例外,讓人們質疑眼前所見與實際存在事物之間的關係。

民眾從貨櫃的小入口看進去,就會立刻見到紅、白、黑三色方格,貨櫃裡共有三件作品,都是一個個用封箱膠帶貼成的方形,直接貼在牆面上,幾乎令人感到暈眩。先前曾提及畫框與畫作的論辯,這幾件作品挑戰畫框與畫作、內與外之間的分野,這些膠帶既是畫框,亦是畫框理應圈住的作品,既是中心、亦是邊陲。傳統論辯停留在質疑二元分析架構,威廉斯的作品則不止如此,這些方形幾乎具有掠奪性,彼此相互入侵,最後主宰整個展覽空間,因為作品成為展覽空間的一部分(抑或讓展覽空間成為作品的一部分),內/外論辯就此消失。畫框將黑色牆面切割成一個個黑色方塊,迫使觀眾觀看空盪的空間,這也是藝術家再一次勝利。

LG Williams, 'Anything But' (2011) Painter's tape
(c) LG Williams / Estate of LG Williams. Courtesy of The Container

攝影師:Jim Bingham

框架不只適用於繪畫,亦可能存在於心靈或自身,人們很容易畫地自限,鮮少提出疑問或證據,便輕易順從這些界線,覺得「既然人人都這麼想、這麼做,我為何不加入?」,「絕非」這項展覽便質疑這種想法,要觀眾重新思考看似理所當然的事物,威廉斯的作品也絕非我們所想。人們都不喜歡模糊或多重意識型態,認為很容易陷入混亂與頭痛,但當你坐在The Container的展覽空間旁,讓髮型師修剪一頭亂髮,或許你會突然恍然大悟,發出會心一笑。

廣告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七月 15, 2011 於 11:03

張貼於藝術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