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我書

leave a comment »

忘了哪一天,原來我已好久沒有寫中文。

翻譯倒是從來沒有斷過,我也已經遺忘,這幾年可曾連續二十四小時全無翻譯。

好似一種制約反應,看字,就翻譯,聞鈴,就流唾。

直到那天她說,「要繼續寫啊」,我才突然想起,原來曾經寫過。

脫離大學時期之後,把書寫的習慣也一併脫掉了。

也許是,說話變得那麼容易,要寫,反而變得難。

那天結束之後,有個學生上前,問,「覺得口譯和筆譯哪個困難?」

筆譯難啊,我說。好像呈堂證供,犯錯便罪證確鑿,成為千古罪人。

有了那層意識之後,書寫更難。

多寫多錯,不如靜默。

翻譯者如信差,風塵僕僕,把意義遞送至另一個世界。

(但有時也懷疑,搬運的貨物內容其實沒有意義。)

書寫不同,再開始,好像自虐。這幾年沒有寫,用好多層防護衣包裹,偽裝成金剛不壞之身。

現在卻要一刀劃開。

會很痛。

廣告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三月 25, 2011 於 13:46

張貼於自白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