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書

某一天,開始了

Archive for 三月 2011

貪多

leave a comment »

永無止盡地來,應接不暇、疲於奔命。

忙碌的時候,累得無法言語,倦得停止思考。

但同時,有狂喜。

好像原地旋轉,眼前一片模糊,腦海感到暈眩,卻咧嘴笑了。

有工作總是好,以免胡思亂想,鑽牛角尖的個性,愈想就愈悲慘。

若以工作為食,七宗罪的饕餮,肯定有我一份。

我還沒感受過,飽脹欲嘔的滋味。

那也是種奢侈。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三月 26, 2011 at 10:28

張貼於自白書

我書

leave a comment »

忘了哪一天,原來我已好久沒有寫中文。

翻譯倒是從來沒有斷過,我也已經遺忘,這幾年可曾連續二十四小時全無翻譯。

好似一種制約反應,看字,就翻譯,聞鈴,就流唾。

直到那天她說,「要繼續寫啊」,我才突然想起,原來曾經寫過。

脫離大學時期之後,把書寫的習慣也一併脫掉了。

也許是,說話變得那麼容易,要寫,反而變得難。

那天結束之後,有個學生上前,問,「覺得口譯和筆譯哪個困難?」

筆譯難啊,我說。好像呈堂證供,犯錯便罪證確鑿,成為千古罪人。

有了那層意識之後,書寫更難。

多寫多錯,不如靜默。

翻譯者如信差,風塵僕僕,把意義遞送至另一個世界。

(但有時也懷疑,搬運的貨物內容其實沒有意義。)

書寫不同,再開始,好像自虐。這幾年沒有寫,用好多層防護衣包裹,偽裝成金剛不壞之身。

現在卻要一刀劃開。

會很痛。

Written by Leonard Chien

三月 25, 2011 at 13:46

張貼於自白書